首页 / 留住乡愁 / 正文
西海固人,还记得儿时脚上穿着妈妈缝制的布鞋吗?
我爱宁南 发表于:2018-1-30 14:33:03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
阅读数:103

想起了童年时代母亲,曾经穿针引线地给我们做了无数双布鞋,仿佛又看到母亲在昏黄的灯光下,左手拿着洁白的鞋底,右手捏着那针,密密地缝着,每隔一回儿,她就会习惯性地微微侧过头,将针尖理一理头上垂落的头发上磨擦一下……

儿时的我们究竟穿过了多少双布鞋,自己已记不清楚了!但只知道自己穿的布鞋纳的都是千层底,我们都是穿着母亲手工做的布鞋长大的。做一双布鞋不是很容易的,它有着极为复杂的工序,记忆中母亲做布鞋时会拿出一只竹编的簸箕,里面盛放的全是她的针头线脑和布头边角料。然后她把家里的旧衣服整理出来,剪成几块,涂上浆,然后把上了浆的布块一层层的糊在门板上,用两条凳子架住一块门板,等晾干后揭下来,就成了做布鞋的材料。

然后,母亲将一块块边角料儿均匀地叠加起来,叠到一寸厚度时,再用崭新的白棉布上下盖面,就拿出一把大剪刀依照纸片鞋样裁剪起来。裁剪时母亲总是铆足了劲用力裁剪,每剪一下,我发现母亲的下颌骨连同肌肉总会蠕动一下很是辛苦。然而更苦的活儿还在后头,那就是用针穿苎麻线纳鞋底。

母亲用纳鞋线密密地把鞋底缝订起来,但见她用针在头发间一划(起到润滑作用吧),然后用套在中指的铜顶针一顶,那针线就会很快地穿将过去。纳鞋底,针脚要密要紧,不然的话,鞋底是不经磨的,容易烂。母亲需要千针万线才能纳成一双密密的鞋底,那针脚一行行,一排排,十分整齐。可究竟有多少针,我至今都没有办法去弄清楚,因为那针脚实在是太密了!母亲纳鞋底的时间长了,手指酸痛,眼睛发花,也时常会扎着手指。每当看到母亲流着血的手指,放在嘴里去吮,我的心也会发紧、发疼。母亲白天要下地干活,做鞋只能在晚上。在昏黄的灯光下,母亲右手中指戴着顶针,引着长长的纳鞋线端坐灯下的身影,成了我儿时最熟悉的一道风景。

等我在学校里学到了孟效的《游子吟》: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,我竟十分惊奇地感觉到孟郊的母亲怎么跟我的母亲一样呢?只是我的母亲不是在缝衣服,而是在一针一线的纳鞋、绱鞋。那一双双布鞋,到底纳进了母亲的多少星光,多少鸡鸣,多少慈爱,多少深情呢?从此,母亲纳鞋底,母亲用嘴吮吸手指鲜血的情景,就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了。

母亲大约要用上三四天的零碎时间,熬上好几个通宵,一只鞋底才能纳好。母亲纳好的鞋底,看上去线脚既齐整,又硬邦邦,外观漂亮至极。母亲纳好鞋底就会开始做鞋帮的活儿,最后用鞋楦一楦,一双布鞋就做好了。白的千层底纹路错落有致,黑的鞋面鞋帮不事雕琢,黑白相间,充满着个性与灵气,俨然就像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。从剪鞋底、纳鞋底到按帮、楦鞋,母亲前后要花费好几天时间。我母亲为我量脚定做的布鞋穿在脚上特别抱脚、软和、舒适、轻便。


聚焦宁南,宁南人的品味。
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中文注册
高级
相关推荐
©2017-2018 聚焦宁南 https://www.jujiaoningnan.com/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宁ICP备16000370号-2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聚焦宁南!X3.2公安网备 
广告合作客服QQ:286602919Comsenz Inc.